人生匆过客,须臾海温情

By: 孙旭炜, PostTime: 2017/7/26, Visits: 781

人生匆过客,须臾海温情

物理与电信工程学院四进社区永和服务队在广州黄埔区永和街道家庭综合服务中心开设的所有课程顺利结课。随着当晚文艺汇演的圆满结束,我们与小朋友们也不得不到了依依惜别的时候。所谓依依惜别,除了的情境,还有的厚谊。

在六天的义教课程进行时,队伍里的绝大多数人没有外出义教的经历,匆匆当上老师的我们时常感觉身心俱疲。那时,我眼中的六天很长。当第六天真的结束时,我竟叹息六天太过短暂,短暂到我来不及接触到每一个孩子。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

义教过程中,我遇到几个十足机灵捣蛋的小朋友。在课堂上,他们永远是最调皮的几个。经常当助教的我,从不敢离开他们身边过久;每天晚上开会,他们都是我们讨论的焦点。可是就是这么几个小调皮鬼,却是最让我惊叹童稚的人性里那不为人知的善。

没课的时候我常常爱蹭课去当助教,因为当助教,我和最调皮的几个小孩有着几分说不出的亲切感。那一天,我到了探索科学奥妙的课堂。课堂上有一个曾经我们认为最调皮的小男孩——小翔,生怕他捣乱,我特意站在了他身旁。

“小皓翔,听老师话,乖一点点好不好呀?我捏着他的脸。

“不好,略。我笑笑按了按他的头,准备着这一节课又开始跟这小调皮鬼周旋。

他对着我摆出几副日常呲牙咧嘴的表情,嘴角却扬起了几分莫名的得意。我正准备拿手捏住他小脸,只见他开始在书包里翻找出一小块红色的片状物。小手伸了过来,我的头沉了一沉——一块山楂糖。先是惊讶,接着是一丝难以言说的感动。

还有两位捣蛋能力胜于小翔的两个为表兄弟的小男孩,他们经常在课堂上发生矛盾。最后一个下午,我把他们两个拉到一角,试图在我走之前让他们好好相处。虽然平时捣蛋到不行,可是竟然愿意向我倾诉他们心里的想法。聊起来才发现,小小年纪的他们也有了自己小大人似的思维。我走的时候,其中一个小男孩还给我折了一朵荷花。我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他说他知道,所以他折了一朵荷花,让我学着以后可以自己折。


《目送》中曾说:时间是一只藏在黑暗中的温柔的手,在你一出神一恍惚之间,物走星移。生活总是这样,我们总会互相匆匆成为成长的过客,然而短暂的时间不影响温情的海量,只要在遇见的时间里互相默默珍存,便足矣。


撰稿:李静雯

摄影:杨惠璇